<bdo id="i1u3n"><dfn id="i1u3n"><thead id="i1u3n"></thead></dfn></bdo>

    <track id="i1u3n"></track>

    <bdo id="i1u3n"><optgroup id="i1u3n"><dd id="i1u3n"></dd></optgroup></bdo>

    【第079期】著名玉米育種專家戴景瑞的故事

    作者:羅丕智 閱讀量:1421 更新時間:2021-08-30 15:49:17


    序曲

    作為聞名遐邇的旅游勝地,三亞是海南最得意的一張靚麗名片,被譽為“東方夏威夷”。然而,三亞名片的另一面更令人贊嘆,那就是它同時也是全國重要的南繁育種基地,聲名遠播的“南繁硅谷”所在地。


    每年9月到次年5月,中央單位和30個省級行政區、700多家機構的6000多名科研人員匯聚到這片熱土上,進行作物的基礎研究、品種選育、種子鑒定和生產推廣,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農業大學國家玉米改良中心榮譽主任、中國農業大學博士生導師、著名玉米育種專家戴景瑞就是其中的一個。他們為“南繁硅谷”的建設,為海南自貿區和自貿港的建設做出了一定的貢獻。


    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,我們驅車來到座落在崖州灣科技城的南繁科技城采訪,追尋戴景瑞院士的成功足跡及其與南繁育種基地的淵源。


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著名玉米育種專家戴景瑞


    1
    求學生涯 


    1934年9月1日,遼寧省海城縣藍旗堡村一個戴姓人家里,一個男孩哇哇的哭聲打破了山村的寧靜。大學肄業、當教書匠的父親給他起了個名字“景瑞”,寄托他很大的希望。父親由于家庭貧困,大學沒有畢業,就回家,終生任中小學教師,但他富有正義感和愛國心,教書育人,培養了一批人才。母親出身農民家庭,心地善良,樸實勤勞,為一家人辛苦操持,從無怨言。父母的言傳身教,給戴景瑞的健康成長予很大的影響。


    那時,國民黨政府又腐敗無能,國家積貧積弱,大好河山遭受日本鬼子鐵蹄的踐踏,哀鴻遍野,民不聊生。他父親雖然當教師,但收入微薄,一家人食不果腹,日子過得很艱難。童年的戴景瑞已體會到“落后就要挨打”、衣食來之不易的道理,更重要的是幼小的心靈播下了愛國的種子。


    戴景瑞從小就很聰明伶俐,在父親的教育下,他5歲就開始認字,8歲就上小學。他特別愛讀書和思考,小學三年級時就讀完《水滸傳》,并能繪聲繪色地講給別人聽,大伙都稱為“神童”。


    但是,由于當時還沒解放,社會動蕩不安,家庭經濟生活極不穩定,戴景瑞不得不時讀時輟,勉強讀完高小。幸好,1948年,東北全境解放,他父親才有了穩定的工作,他才得以繼續學業。


    1949年春,戴景瑞考入營口市聯中,并申請到甲等助學金。入學不久,他就成為營口市的第一批少年兒童隊員,第二年成為青年團員。


    1950年,朝鮮戰爭爆發,許多青年踴躍報名參軍,準備抗美援朝,戴景瑞也報了名,但因年紀小不被批準。1951年,他就讀海城縣三中(初中),畢業時,他又響應組織號召報名參加軍校,由于他年齡最小,學習成績又最好,所以組織上沒有讓他上軍校,而是將他保送上了海城高中。1955年畢業時,戴景瑞在海城高中400名畢業生會考中得第一名。一些人要求他報考熱門專業,將來好找個好單位,謀個好前程,但他卻一反當時輕視農業的潮流,在父親的支持下,第一志愿填報北京農業大學農學系,并被北京農業大學錄取,實現他農業報國的理想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南繁玉米育種基地


    懷揣著大學錄取通知書和親人的殷切希望,戴景瑞踏上奔向北京的火車。當火車駛近山海關時,望著雄偉連綿、曲折蜿蜒的長城,他心潮澎湃,情不自禁地吟詩賦志:


    秋風瀟瀟辭臨溟,

    迢迢千里望長城。

    此番別親長安去,

    定叫沃野展新容。


    注:1、臨溟是海城的古代名稱;2、長安,指北京。


    在北京農業大學4年多時間里,戴景瑞如饑似渴地學習,40多門功課除了個別得4分外,其余全部為5分。在這些專業中,最吸引他的就是遺傳學,這決定了他人生的道路。


    1956年青島遺傳學座談會后,在中國飽受壓抑的摩爾根遺傳學有了轉機。


    1957年,北京農業大學率先開出了摩爾根遺傳學課,主講人是鮑文奎教授,由李競雄、洪用林兩位教授做輔導,三位從美國歸來的遺傳學博士在北京掀起了一個小小的高潮。每次講課時,不但本校師生早早就搶占座位,連外單位的人也趕來旁聽,幾百人的大教室被擠得水泄不通。戴景瑞全神貫注,認真聽講,注意做筆記,不懂就問,最后考試得了5分,很得老師的喜愛。


    1959年12月,大學畢業時,他第一志愿填報“服從祖國的分配”,他卻被學校列為該校農學系研究生,繼續深造。1960年2月,他跟隨李競雄教授,開始了新的研究生生活,至1963年9月,以優異成績畢業。


    談起大學生活,戴景瑞院士認為,對他影響最大的,是多次的農場實習、水利化義務勞動和下放寧夏勞動鍛煉。在那些地方和那種場合,他才了解了農民和農業的狀況,也才真正意識到學農將意味著什么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南繁玉米育種基地


    2
    留校任教 開始研究生活 


    1963年研究生畢業后,戴景瑞留校,擔任李競雄教授的科研助理。這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,為他后來成為中國農業大學教授、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玉米育種專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
    戴景瑞師從的李競雄教授,是我國著名的植物細胞遺傳學家、玉米育種家。1936年畢業于浙江大學農學院,1944年赴美留學,1948年獲得康奈爾大學博士學位?;貒笙群笤谇迦A大學農學院、北京農業大學和中國農業科學院工作,作為中國利用雜種優勢理論選育玉米自交系間雜交種的開拓者,50年代育成了“農大號”系列雙交種,并多次赴多地向農技人員和農民講授雜交玉米知識和種子繁育技術,使得這些雙交種在河北、山西等地大面積推廣應用。同時,他將國外引進的優良自交系發放給多家育種單位,進而育成“雙躍3號”、“吉雙1號”等大面積應用的雜交種,極大地促進了中國玉米育種和生產的發展。1973 年,他受命參與籌建中國農林科學院農業所(后合并為作物育種栽培研究所),并繼續從事玉米育種研究,選育出“中單2號”雜交種,實現了豐產、多抗和適應性的統一,在全國推廣二十多年,為中國玉米生產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,榮獲國家科技發明一等獎。


    在此期間,戴景瑞默默跟隨恩師學習,不斷鉆研,不懂就問,毫不懈怠。


    然而,天有不測之風云。正當他想大展拳腳時,史無前例的“WG”開展了,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,老師在學校里根本無法安心工作。戴景瑞唯一能做到的,就是保住育種材料。從1964年到1978年,無論是“開門辦學”、“教育革命小分隊”,還是隨學校轉展陜北、河北涿州,那幾個裝滿玉米種子的鐵皮箱,他不敢掉以輕心,如同寶貝一樣保護好。


    1973年,周總理開展“乒乓球外交”后,中美關系松動了。有一次,戴景瑞讀到一篇美國玉米雜種方面的文獻,文章提出,要提高玉米雜種優勢水平,必須拓寬自交系的來源,克服遺傳基礎狹窄和遺傳脆弱性的潛在危險。戴景瑞很受啟發,于是,他開始收集材料,組建群體,進行輪回選擇并制定選育優良自交系的計劃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南繁玉米育種基地


    從1973 年到1978年的5年中,他輾轉于河北省涿州、三河、廊坊和寶坻農村,幾乎一年換一個地方,播種他的玉米材料。他事必躬親,自己積糞漚肥,自己駕駛拖拉機,常常要半夜里起來澆水,像普通農民一樣從事各種田間作業。


    他認真觀察,仔細授粉,嚴格選擇。他妻子和他一樣,也是搞玉米育種研究的專家,夫妻比翼雙飛。他們總是忙忙碌碌,沒人帶孩子,有時只好帶著年幼的兒子到地里,一家三口完全融入了玉米育種的天地之中。小孩獨自玩泥巴,往往弄得滿身都是泥巴,他們也只是笑笑,把孩子洗干凈后帶回家。


    到了1978年,他們已經擁有了經過兩輪選擇的早熟和中晚熟兩個優良群體。戴景瑞在優良群體中選出200多個單株連續進行自交選擇,并在早代就開始與國內外優良自交系測交,根據抗病性、株型、配合力等綜合性狀,嚴格鑒定篩選。


    有一段時間,他的妻子受公派赴美國進行合作研究,這樣,他一人既要奉養老母,又要照顧兒子,還要承擔繁重的教學任務,很辛苦。他天天連軸轉,后來累病了。


    但是,即使躺在病床上,他的心都在地里。他不聽醫生的勸告,不顧身體虛弱,堅持帶病下地觀察、授粉,堅持自交系的選育。秋收時,他就帶著一張小板凳,坐在地頭,一行行地移動,往往要看完上千行的材料,但他都不喊一聲苦,一聲累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南繁玉米育種基地


    3
    南繁育種 汗灑天涯 


    1975年,戴景瑞和同事來到海南進行南繁育種。先是在陵水、樂東,然后又來到三亞市的藤橋鎮,最后又選定南濱農場——就在崖州科技城附近。當時,交通、通信很不方便,環境很艱苦。住的是搭建起來的茅草房、簡易窩棚,床上鋪著稻草。


    由于經費有限,一切都得自己來。下種、打柴、做飯,自己積肥,常常半夜里起來澆水,外人分不出他們和周圍的農民的區別。


    白天,海南的太陽“又大又毒”,不到一個月,就把臉和手都曬黑了,火辣辣的,不久就脫了皮。


    到了晚上,不但要忍受蚊蟲的叮咬,又要忍受孤獨和寂寞。還要爬起來澆水。往往還會踫上蛇,給嚇了一大跳。


    談起這些往事,戴景瑞很感慨,但沒有半點后悔和怨言。他說:“作為農業技術人員,作為農業科學家,我們就要像農民一樣,和農民打成一片,才能真正地看到了中國的農村,了解了農民和農業的狀況,不然怎么能了解玉米種植,怎么能指導農民發展玉米種植?”


    他說:“那個時代海南物資匱乏,科研經費也有限,我們‘南繁人’大都是帶著鋪蓋卷甚至鍋碗瓢盆跨海而來,環境和條件都很艱苦,但海南人民純樸、善良、熱情好客,給我們提供了很多支持和幫助。說實在的,我很感謝海南,沒有海南,就沒有我的成長?!?/span>

    他欣慰地說:“近年來,海南尤其是三亞發展很快,條件和環境好多了,交通、文化、科技等各方面都取得長足進步,我們的科研經費也相對多了,南繁工作有了更便利的條件,工作進展較順利,取得了一些好的成果?!?/span>


    1983年,在鄭州召開的“六五”國家玉米育種攻關會上,戴院士提交了《高配合力自交系綜3和綜31的選育》報告。這兩個自交系是由9個國內外優良自交系組成的群體,經過兩輪選擇后用系譜法選育成功的,它們株型緊湊,綜合抗病性強,特別是配合力高,而且與國內外各種類型自交系間雜交都表現很高的配合力。這是中國利用人工改良群體選育自交系的最早報告。這項研究成果不但豐富了中國玉米育種材料,而且在設計思路和選育方法上也給同行以重要的啟示。


    在綜3和綜31選育成功之后,戴院士承擔了選育高產、優質、多抗雜交種的國家玉米育種攻關任務。


   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,他廣泛收集國內外優良自交系,把它們分成幾組進行雙列雜交,配制了大量雜交組合。他兩頭兼顧,在北京和海南之間來回奔波,呆在三亞的時間,短則有半個月,長則也有4-5個月,往往因為工作繁忙,連春節也不回京,就在海南過。


    “功夫不負苦心人”。1985年,戴景瑞和他的團隊的付出終于有了回報,他們在800多個雜交組合中篩選出一個十分理想的組合,它由自交系綜31和外引系5003 雜交而成,株高和穗位適中,株型比較緊湊,果穗長而大,籽粒鮮黃飽滿,抗病性和抗旱性良好。經北京、天津和華北大區的區試,均名列第一,比對照種中單2號增產15%以上,定名“農大60”。


    25年來,戴景瑞100多次來往北京和海南,開展南繁育種,在這片熱土上留下了深深的腳印,灑下了辛勤的汗水。他對海南、對三亞充滿了感情,當成了第二故鄉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南繁玉米育種基地


    4
    智慧和汗水結出累累碩果 


    俗話說得好: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?!?/span>


    這些年來,戴景瑞和他的團隊揮灑智慧和汗水,結出累累碩果。


    1983年,戴景瑞選育成功的雜交品種“農大60”,到1990年“七五”攻關結束時,已通過3個省市的審定,年推廣面積達150萬畝以上?!鞍宋濉逼陂g又通過了國家和另外3個省的審定,迅速在全國20多個省市推廣,到1995年“八五”結束時,已經推廣3000多萬畝。這項成果曾獲國家三委一部頒發的“全國重大攻關成果獎”榮譽證書,受到表彰獎勵。


    ▲ 2018年9月11日,戴景瑞院士在河南安陽市湯陰縣宜溝鎮查看玉米種植情況


    1985年,戴景瑞赴四川參加全國玉米攻關會議期間,發現當地種植多年的中單2號已明顯退化,急需更新換代,他便將株型、抗性和熟期均較適合川西平丘區種植的一個新組合推薦給當地試種,經連續三年預備試驗和區域試驗,年年第一,比中單2號增產20%以上。這就是他用自交系綜3與牛2-1雜交育成的“農大65”。至“九五”初期,該雜交種已在川西平丘地區和河北等地累計推廣近1000萬畝。


    戴景瑞認為,育種工作是一個系統工程,從原始材料到新品種育成,每一個環節猶如一個工廠的車間,只要設計的技術路線正確、原材料合格、生產過程嚴格規范,可以做到年年投料,流水作業,年年都有新的產品。


    在“八五”攻關的學術研討會上,他提出“起點要高、取材要新、選擇要嚴、速度要快”的十六字方針,這是他的育種策略的簡明概括。在上述思想的指導下,他通過艱苦拼搏的實踐,從1986年到1997年的12 年期間,培育成了10多個玉米新品種,正式通過省以上審定的就有9個,幾乎每年貢獻1個。


    “九五”初期,他推出了用自選的兩個自交系P138和綜31雜交育成的農大3138在華北大區區試中兩年28個點全部增產,平均比對照種丹玉13號增產39.7%,并在短短的兩三年內通過了3個省市和全國品種審定,現已列為"九五"期間全國重點推廣品種。
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(右二)在觀摩第四屆黃淮海玉米新品種情況


    一個人十多年堅持做一件事已經很了不起了,而戴院士是四十年如一日,堅持戰斗在遺傳學和作物遺傳育種研究和教學的第一線,先后主持和承擔國家科技攻關項目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、863高技術項目以及農業部、教委和北京等下達的多項科研任務。60年代首先實現中國玉米雙交種三系配套用于玉米種子生產,70年代育成農大54號,此后相繼育成P138、綜31等優良自交系和農大60等高產、優質、多抗玉米雜交種10余個,在全國20多個省市推廣6000多萬畝,增收玉米30多億公斤,增收人民幣30多億元。其中,農大58農大、農大60、農大66、農大3315、農大3138等多個雜交種在北京市的玉米新品種更新換代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1997年,農大60獲得北京市科技進步二等獎。由于在全國貢獻較大,反響好,1999年,“農大60”又獲得國家教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。


    戴景瑞院士在玉米遺傳育種研究中勇于創新,積極引進高新技術,與他人合作在中國首先建立了玉米基因工程的技術體系,并率先用生物技術育成抗病的C型不育系和育成了第一代抗玉米螟的轉基因(B1)玉米新品種。這項成果獲1997年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二等獎。


    ▲ 2018年9月12日,第四屆黃淮海玉米新品種地展博覽會在鄭州舉行,戴景瑞院士宣布博覽會開幕


    5
    為三亞“南繁硅谷”的建設做貢獻 


    2018年4月12日下午,中央主要領導人在有關領導的陪同下,冒著30多攝氏度的高溫來到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考察,查看了南繁優質品種樣品,了解“超優千號”超級雜交水稻和南繁優質水稻的產量、口感和推廣情況,對奮戰在一線的農業科研工作者留下了殷殷囑托與親切期許。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在三亞


    中央主要領導人語重心長地說,海南熱帶農業資源十分豐富、十分寶貴。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是國家寶貴的農業科研平臺,一定要建成集科研、生產、銷售、科技交流、成果轉化為一體的服務全國的“南繁硅谷”。

    ▲ 戴景瑞院士(主席臺左一)在2019年12月9日召開的全國南繁工作會議上發言

    按照中央主要領導人的囑托,三亞在國家的戰略規劃下,在省委、省政府的正確領導下,正創新工作思路、優化資源、整合力量、持續發力,高標準建設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和南繁科技城,努力把三亞建設成集科研、生產、銷售、科技交流、成果轉化為一體的服務全國的“南繁硅谷”。

    談到三亞“南繁硅谷”建設,戴景瑞院士認為發展潛力巨大,前景非常廣闊。

    戴景瑞說:“海南的天氣好,條件好,北方的玉米種子到南方可以正常生長,而在南方培育出來的玉米種子,到了北方也能正常生長。我們進行南繁育種實驗,不僅有玉米,還有高粱、水稻、棉花、甘薯、麻類、瓜果、蔬菜、甘蔗等多個作物品種。今天的南繁,不僅僅是用來種地,也是來旅游、來度假的,南繁育種要和海南熱帶特色高效農業發展相結合,相互促進、共同發展?!?/span>

    基于產業融合的視角,戴景瑞提出,要打出南繁這塊“金字招牌”,讓南繁事業進一步帶動和提升海南經貿市場的繁榮發展,讓南繁與海南的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發展融為一體,為海南自貿區和自貿港的建設做出了一定的貢獻。

    ▲ 瞭望東方周刊采訪戴景瑞院士

    采訪歸來,沿途看到“南繁人”培育的玉米、水稻一片青翠,在陽光的照耀下欣欣向榮,我們心中禁不住的一陣激動,詩興一來,口吟一首《和戴景瑞院士》:

    三月天涯萬象風,
    田園千里展新容。
    喜看院士汗浹背,
    育種南繁苦建功。

    但愿戴景瑞院士和他的團隊,在三亞繼續譜寫南繁育種的新篇章!
    (本文經戴景瑞院士審核,圖片由戴景瑞院士提供)

    少妇太爽了在线观看免费视频